2016.04.04

今天天气比预想中的要好,几朵灰白的云懒懒散散的挂在空中,阳光透过云层洒向大地,一扫连日的阴霾。

昨天看天气预报说是阴天,本想着就算是阴天,也好过下雨天搬公司吧。没错,很不赶巧的是公司原来的办公地点被业主给卖了,最近业务繁忙,于是就急匆匆的找了房子赶紧搬走。

搬完房子,打理好一切,已经到傍晚了,大伙好久没有在一起聚餐了,今天搬东西那么累,一定要好好饱餐一顿犒劳犒劳自己。伙伴们围坐在一起吹着牛逼,喝着小酒,展望着公司乔迁后的美好前景。也不知过了多久,朝窗外望去,天已经很黑很黑了。

和同事们告别后,独自一人走回家中。晃悠悠的身子被昏暗的路灯投影到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影子越拉越长,像是白天憋屈坏了,于是在晚上显得格外的精神。

不知不觉就到了小区,这是个有点“历史”的小区了,房子的外层在水泥的表面覆盖着薄薄的一层漆,有的已经大片脱落,使得小区感觉起来有股破皮鞋的味道。

这里并没有灯光,抬头看了看天,月亮已经躲到了乌云后面,不远处有一条狗在叫唤着,那是一条上了年纪的昆明狼犬,我并不喜欢它,它总会在夜晚乱叫,有时搞的我都睡不着觉。

一阵冷风吹来,突然觉得这里好阴森,琢磨着要是赚了钱一定要搬到更好的小区去。我紧了紧身子,加快了前进的步伐,继续在小区里穿梭着。

这时一个巡逻的保安打着手电向我照来,我眯着眼睛躲闪着光线,在适应了黑暗后突然被强光照射,觉得很不舒服。

“先生,你没事吧”,保安问道,随即向我投来狐疑的目光。

“没事”,我并不想让他觉得我是个可能会惹是生非的醉汉,于是强行直了直身板。喏,我指了指旁边那栋楼,“我就住这”。

“今天是清明节,阴气比较重,你应该早点回家”,保安小声和我说了句。

切,谁信这些啊,我心想着,科学是我唯一的信仰,出于礼貌,我还是向他笑了笑,然后快速上了楼。

好累啊,我甚至都没有洗漱,一进房门就趟床上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外面雷声大作,很快,我就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