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5 凌晨

半梦半醒间听到窗外有哭声,哭声越来越清晰,那是一种低沉的声音,间歇性的呜呜声,为了一探究竟,我还是坚持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漆黑一片,天空时不时划着细小的闪电,雨下的不大,但还是能清晰的听到雨水打在空调外置机箱上的啪啪声。隆~隆~隆~又是几道闪电,这回就着光亮,我看到了对门楼口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我定睛一看,是那条狼犬!看轮廓它像是耷拉着脑袋。呜呜呜~它抬了抬头,原来这哭声是它发出来的。我第一次看到狗哭,不仔细听有点像人声,我一直以为哭是人类的特权,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一种情感的表达方式。出于好奇,我看了它一会,突然,我脊背一凉,不禁打了个寒颤,它分明在看着我的窗口在哭,而且越哭越厉害,哭声也越来越大。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笼罩着我,像是独自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森林里,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高的看不到头的树木,心里莫名的惊慌和压抑。

我赶紧拉上了窗帘,把卧室的灯亮了起来,坐回了床边,心稍稍放宽了些。为了驱散这不安的感觉,我决定打开电脑看点东西转移下注意力。这样的夜晚真是安静的不可思议呢,除了偶尔还能听到外面的雷声外,就是电脑风扇不停转动的呼呼声。我这人好奇心强,虽然很想忘掉刚刚那一幕,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为什么狗会哭,在这雷雨交加的夜晚,不好好回屋里睡觉,在这搞的神神鬼鬼的,让人不得安宁。

网上说狗哭是一种不祥的预兆,如果看到狗哭就要一棍子打死它,不然会摊上大事的,而且像猫和狗都能看到一些人看不到的东西,一些可怕的东西。看到这里我赶紧关闭了网页,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这帮人真是太迷信了,我相信的是科学,虽然这么想,但是身体还是控制不住地紧绷着神经,一有点什么声响就会引起我的警觉。

我紧张地环顾了下屋子,除了天花板上那个没有叶片的吊扇外,都挺正常的。慢慢的我的目光落在了正对着床的一面墙,上面贴着花纸,嫩绿的橄榄枝从墙上垂下来,其中有一根橄榄枝特别长,在尾巴处交织出一个倒着的爱心,两只鸽子躲在绿环里,叽叽喳喳的,像是有着一世的情话,说也说不完。

正在我心情慢慢平复下来的时候,突然,房间的灯暗了下来,墙上的白漆开始剥落,起初掉的很慢,只是一个角,后来像是癌细胞一样迅速蔓延开来。没一会,看上去,这面墙像是一个得了绝症的病人的皮肤,黑灰色的不明物质布满了墙壁,露出面目狰狞的红砖和钢筋。橄榄枝变成了黑色的藤蔓,变得粗壮而恐怖,它们被某种力量赋予了活力,生长着,从墙面伸展开来,张牙舞爪地朝着我的方向慢慢移动。我大脑像是宕机了一样,一片空白,此时只有恐惧支配着我,我惊恐地睁大了双眼,想说话,却又张不开口,真是难受极了。我想不顾一切的离开这个房间,可是这三更半夜的,外面又下着雨,我能去哪呢?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原本两只亲密的鸽子突然活了过来,它们的身子被染黑,变成了两只可怖的乌鸦,其中一只转着血红色的眼珠猛的盯着我。我感到冷汗从我头发里挤了出来,从鬓角向下流淌,这时另外一只乌鸦尖叫着向我扑来,从来没有这么个时刻让我感到无比的绝望,下意识间我抬起双手试图去挡它。

啊~啊~我尖叫了两声,总算是发出了声来。猛地,我直坐起来,头上冒着冷汗,双手还交叉在胸前。电脑显示器的光亮打在我的脸上,我半眯着眼,要是此刻我面前有一面镜子,那我的脸看上去一定是惨白的吧。

原来是场噩梦,我拍拍胸脯安慰了下自己。刚刚都不知怎么地竟然就睡着了。窗外依然雷声大作,狗的哭声停止了。不管怎样,今晚的一切都让我感到离奇,我要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我看到的,听到的,还有那个恐怖的梦。我突然想起了昨天保安对我说的话,今晚阴气很重,可严格意义上讲今天已经过了清明节了。

我很少会来第六感,但这次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我有一种很强烈的而又很不好的预感。但愿这次只是我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