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尽头是什么,或许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这是一款光靠特效就可以牛逼哄哄的游戏,要命的是它居然还有神剧情。这是继《活体脑细胞》之后又一款在剧情上精心设计的游戏。

时间就像一个鸡蛋,这是哥哥William最喜欢用的比喻,但主角Jack并不喜欢这个比喻,这有两层意思,其一:如果你不去打破它,那它就是完好的,一切都是自恰的,其二:但如果你打破它,时间就破碎了。不管你怎么努力去改变过去,未来都不会改变,参考诺维科夫自恰性原则,William是这么觉得的,女主Beth也是这么觉得的,而主角Jack却并不认同,这个在后面会讲到。

故事有点复杂,因为牵扯到时光机,有好几条时间线来回穿插,这里就不阐明故事的来龙去脉了,点评几个关键角色吧。

Beth Wilder:女主。前Monarch女警员,后来发现组织真相后,帮助主角对抗Monarch,最后被反派Paul干死。这剧情是不是很熟悉,最近看的《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里那个黑人主角也是这样的,只是最后黑人是差点被干死。女主在8岁的时候就收到了来自未来的自己写的一本记事录,里面包含了她的一身所要发生的事情。很喜欢女主的性格,做事认真,明辨是非,有着超乎常人的毅力和执行力。和主角认识才没几天,但就因为相信主角,在被女博士捣乱后独自一人被传送到了未来(本来是计划和主角一起传送到2010年去改变过去),却仍然矢志不渝的执行着之前和主角定下的原计划,于是她追着未来的Paul回到1999年,企图阻挠Paul的行为。做了各种尝试来改变过去,虽然她最后发现一切都是徒劳,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然后就等着主角传送到2010年,这一等就是11年,这份执着真是让人感动。当主角收拾了女博士跟着来到2010年时,再次看到女主时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对主角来说才是1分钟前的事,女主刚被传送走),她变得意志消沉,这也很容易理解,11年的努力到目前看来都是白费的,还好主角是个有着无比坚定信念的人,他相信可以修复时间裂痕,从而阻止时间尽头的到来。女主看到被传送过来时还抱着之前那傻乎乎想法的主角就歇斯底里的咆哮:你还不明白吗,这一切都是徒劳。主角也是一脸的懵逼状,这时他还不知道女主已经独自奋战了11年,真是让人感慨,当然女主最后还是没能经受住主角坚定的眼神,11年又怎样,过了11分钟就又相信主角了。这里摘录一下女主经历了11年的孤军奋斗后在人生中最绝望最迷茫最无助的时候的一句话:I just don’t know anymore, I don’t know if we can win this thing。

William Joyce:主角的哥哥。人物设定中最牛逼的人物,时光机的发明者(由于演员的关系,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个科学家,扮演者艾伦·阿什莫),并预知了之后可能发生的灾难,于是又做了个C.F.R(Chronon Field Regulator,时间量子场矫正器,我乱翻译的)来预防灾难。结果引来了具有野心而又贪婪的Paul和被迫卷入事件的弟弟Jack。哥哥在造时光机时都是背着弟弟做的,他不想让弟弟牵扯其中,但事与愿违,最后还是把弟弟扯进来了,并且直接挖了个大坑让弟弟来填,让人哭笑不得。故事所有关键人物都围绕这两样东西的争夺而展开,好笑的是William在最后也后悔当初就不应该造这么个东西。

Jack Joyce:主角。扮演者肖恩·阿什莫,有趣的是现实中和哥哥本来就是孪生兄弟。和反派Paul一样因为时光机事件而获得能在时间裂缝中自由行动的能力,效果相当于美剧《Heroes》里低配版的日本胖子Hiro,能短暂的暂停时间。这里就不多说什么了,要提的还是他对女主的那份执念的感情,当一切的事情都结束后,记者采访了主角,我用两段对话来展示。

主角回忆女主死的时候。

记者质疑:A rash decision. You claim Beth Wilder’s deth had no impact on your behavior, but–

Jack打断道:Like I said: I barely knew her.

这里Jack对记者说我几乎不了解她,但其实主角比谁都了解女主,主角藏着心事,这为后面他计划的事做铺垫,但他又不想告诉记者。

记者最后的问题。

记者:One more question, Paul Serene’s entire philosophy was that time is a set path, and nothing can be changed. At the time, you obviously disagreed. But after everything you’ve seen and done, we need to know… what do you believe now? Was he right? Or is it possible to change things?

画面切换,Jack对着过去处于时间暂停状态的女主说:I’ll come back for you.

记者问道你还相信过去无法改变么,主角没有回答,但他心里已经有了想法:我要回到过去改变这一切,即使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他哥哥警告过他,所以他当时有机会但并没有救女主),也要回去拯救女主。

JackTellBeth

Paul Serene:大反派,Monarch组织的领袖,原来是William的同事,也是个了不起的科学家,想要使用时光机,于是背着William找来了主角和他一同来见证伟大的时刻,想不到William还是半路杀出来阻挠Paul,后来就阴差阳错的获得了能在时间裂缝中自由行动和看到未来的能力。有了这个能力,他看到了时间的尽头,于是他用了17年的时间来准备这一切,他从2016年回到1999年着手组建Monarch,建立自己的研究团队和军队,研发能在时间裂缝中自由行动的背包,想在世界被时间终止后建立新的国度。当然最后华丽的被主角干翻,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主角最后也和Paul一样得了时元症候群,这种病症会让人控制时间的能力增强从而看到未来。结果主角干掉了Paul后也看到了时间的尽头,原来之前用C.F.R并没有彻底修复时间裂缝,而只是延缓罢了,此时二号反派人物黑人Martin(Paul的助手,其实他在利用Paul实现自己的野心)找他来合作想让Monarch重现昔日的辉煌。到这里过去好像又要重演一样,主角面临着当初Paul一样的选择,利用看到未来的能力来决定是否和Martin合作重建Monarch。这让我想到了《前目的地》,感觉有点像,说不定Jack最后就成了Paul呢,回到过去组建Monarch,为了拯救女主而牺牲世界,变的病态,重蹈覆辙。

Liam Burke:前Monarch警员,本来很忠诚是个工作狂,后来和女主一样发现了真像,被组织追杀。有个妻子怀孕在家,但因为工作的关系没什么时间回家照顾妻子。游戏中除了主角外最能打的一个角色了,智力,力量,敏捷综合属性都很高,而且还是个全世界怎么样我不管,只要妻子和孩子没事就行了的男人。为了自己和妻子的名字能出现在Lifeboat?protocal的名单上(其实就是方舟的船票)从而在时间的尽头能存活下来,单枪匹马杀入组织,其勇气着实令人钦佩。当然他妻子也很不错,即使Liam当着她面杀了人,在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后,她仍然相信丈夫的所作所为都是有理由的。最后Liam死在了反派黑人Martin Hatch手里,临死前不断对着还蒙在鼓里的妻子说”I did this for us”。他们彼此之间没有太多的言语,甚至没有时间去解释发生的这一切,就天人永隔,夫妻之间的信任,多么难得。

Charlie Wincott:Monarch的IT人员,有很牛逼的黑客技术,各种分分钟破解组织系统。一开始不是个好东西,还出卖Liam Burke,说话不算数,自私胆小等等,后来被喜欢的人感化,慢慢变的正义起来。用黑客手段帮助主角一步步深入Paul的办公室,还帮主角搞到被组织严密保护起来的C.F.R从而拯救世界,为自己和喜欢的人搞到了方舟的船票,最后那女的也被Charlie在紧要关头的担当所感动,来了句”Everyone needs I.T., Charlie. You are an OK date”。可以这么说Charlie在故事里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他,世界就会毁灭,所以这其实是个IT男拯救世界的故事。

最后附上视频剧情全流程攻略:http://www.gamersky.com/handbook/201604/736393.shtml